为什么11选5有些天不足84期

  • 时间:

  作者:童夏Summer? 来源:财经早餐(Femorning)

  500

  对于消费者来说,每年备受瞩目的莫过于苹果、三星、华为等手机的发布会,2019年作为5G元年,OLED柔性屏又取得突破性的进展,5G折叠手机被各大手机产商提上日程。

  苹果转战折叠iPad

  今年2月三星在旧金山召开Galaxy Fold 5G折叠屏幕手机的发布会,随后,华为也发布了5G折叠屏手机Mate X。

  500

  4月,Galaxy Fold在测试阶段出现断屏、屏幕闪烁等问题将上市时间推迟到9月;在三星折叠屏手机媒体测评出现故障后,原定于今年6月上市的Mate X也推迟到9月,继续进行更多的额外测试。

  三星和华为在折叠手机领域打得火热,而作为全球手机出货量之首的苹果将于今年9月发布的新款iPhone除了继承国产手机已有的“浴霸”摄像头外几乎毫无新意。

  市场研究公司IDC分析师Joey Yen认为,三星和华为一起选择9月作为各自折叠屏手机上市的时间节点,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是在今年的新款iPhone手机推出之前,展开新一轮的营销攻势。

  也就是说,三星和华为扎堆在9月发售折叠屏手机,是一次有计划的围攻苹果。

  面对如此攻势,苹果显得很佛系,不但明确声称2020年以前不会出产5G折叠屏手机,还将战线拉到iPad上。

  瑞银最新报告指出,苹果首发可折叠设备可能是iPad,先于可折叠iPhone,且预测将在2021年,较此前预期晚一年。具体价格不详。

  显而易见,将折叠屏首先应用于iPad上的主要原因还是iPhone太贵。

  iPhone“跪”(贵)了

  据瑞银调研显示,可折叠手机最大的问题是价格。多数用户愿意比常规手机多付400-500美元(2800元-3500元),而果粉更愿意多付600美元(4200元)。

  500

  以往每年发布的新款手机,华为一般5000+起,三星6000元左右起,与华为、三星差不多配置的苹果手机(排除XR)8000+起,苹果的价格比三星高出33%,比华为高出60%。

  三星和华为在9月对5G折叠屏手机三星Galaxy Fold、华为Mate X 8GB+512GB欧洲版本售价分别是1980美元(折合人民币13000元)和2299欧元(折合人民币17500元)。

  根据调研结果,苹果折叠手机最低价格为12200元以下才能被接受,对比三星和华为的折叠手机价格,这一价格显然不成立。根据以往苹果手机价格与同业比较,苹果折叠屏手机大概2万元左右。

  据Strategy Analytics统计显示,第二季度华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到37.3%,出货量为3730万部,同比增长10.2%;OPPO市场份额为19.7%,排名第二;vivo市场份额18.5%,排名第三;小米排名第四,市场份额为12%;苹果第二季度在华出货量只有620万部,占比6.2%,排名第五。

  在没有实质创新的情况下,苹果若在下半年以2万左右的价格上线折叠屏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将会继续萎缩。

  折叠iPad前景尚好

  500

  反观iPad,据

  IDC发布的2019年Q2平板电脑市场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平板市场出货量3220

  万台,苹果2019年Q2出货量为1230万台,市场份额高达38.1%,同比增长6.1%,份额领先第二名三星15.2%的一倍以上,苹果在平板电脑市场处于绝对领先地位。

  此时,苹果发力折叠iPad的效果要远优于折叠屏手机。

  若用户对折叠屏手机有需求,更大概率会选择华为,因其价格合理且性能属于行业前列;同理,若用户对折叠平板电脑感兴趣也会更大概率的选择苹果的折叠iPad。

  原因很简单,iPad以高达38.1%的市场份额长期稳居第一,可以说iPad的性能较其他品牌有绝对的优势,一旦推陈出新,在市场定价方面就有绝对的话语权,用户对其价格也不会过于纠结。

  正如折叠屏手机代替的是平板电脑一样,折叠屏iPad是小型笔记本的替代品,除了具有定价话语权,库克这一策略还将使iPad免于被替代的危机。

  据外媒报道,苹果的这款可折叠iPad将运行iPadOS,支持5G网络,显示屏大小或与Mac Book相当。

  据此前消息,苹果将于今年10月份发布一款16英寸Mac Book Pro,作为以往15英寸Mac Book Pro的升级版,初期产量目标为3.9万台/月。同时将会在今年11月份正式停产15英寸的Mac Book Pro,预测该机的售价将超过两万元人民币。可见,库克已经为苹果的生态铺好了路。

  相较于笔记本电脑,折叠iPad具有方便携带、易于办公的特性,与折叠手机一样,折叠iPad亦或是大势所趋。

  结语

  手机销量受阻,调转方向盘发力折叠iPad,苹果短期内压力的确可以得到缓解,但是,长期来看,苹果更应该关注的是产品创新。

  500

  《乔布斯传》的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在采访中说过,乔布斯曾批评苹果现任CEO蒂姆·库克各方面都好,但不是一个“做产品的人”。

  苹果从手机行业的引领者转变为被动的追随者,最本质的原因是其摒弃了乔布斯的创新精神,活脱脱的从一个“艺术家”变成了“商人”。

  苹果的重心转移到服务行业,库克急于流量变现之心更像是“商人思维”,做企业“商人思维”并没什么错,但产品创新也要与时俱进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