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提现要求

  • 时间:

  “曾县长,我来,我来!”

  飞机刚刚在东江省云海机场停稳,包起帆就迫不及待地起身,抢先把所有的行李箱都提在了手里,包括曾毅手里的水杯,他也要抢过来捧着。

  “杯子我来拿吧!”曾毅拿着自己的杯子站起来,道:“你看你,两手都占住了!”

  “我能拿,能拿!”包起帆朝曾毅恭敬笑着,但也没有再去抢那个杯子,而是转身道:“麻烦,请让一让,让一让!”

  连续喊了几声,走在前面的飞机的乘客好容易腾出点空间,包起帆急忙回身请示,道:“曾县长,咱们下飞机吧?”

  曾毅点点头,迈步走在了前面,包起帆提着行李箱跟在后面,这一路上,他殷勤至极,大事小事,全都大包大揽了,只恨不能替曾毅亲自吃饭睡觉喝水了。至于其中的原因,曾毅也明白,这次南江之行,包起帆受到的震动肯定不小。

  走出航站楼,就看到司机小张已经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看到曾毅和包起帆出来,司机小张急忙快步上前,老远伸出手,准备接过包起帆手里的行李箱。

  “我来,我来!”包起帆嘴上笑呵呵地客气着,但态度却异常坚决。

  司机小张伸手拽了一把,没把行李箱接过来,当下就异常地尴尬,他很想再接一次,但又不敢再用力拽了,再拽就要把包起帆给拽出趔趄了。愣了两秒之后,司机小张才赶紧朝车子走去,准备打开车门,先请曾毅上车。

  “我来!”

  包起帆又高喝一声,直奔车子而去,虽然手里提着行李箱,但这丝毫都没影响到他的速度,三步并作两步,包起帆竟然比司机小张还要先到一步,麻利地把两只行李箱往一只手里一塞,他就拉开了车门,热情道:“曾县长,您请上车!”

  司机小张站在车旁,手不是手,脚不是脚,脸上有些窘红,他也不知道包起帆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把自己这位司机该干的活全给抢着干了,这是对自己不满意呢,还是有别的什么缘由?

  好在曾毅坐进车之后,包起帆才稍微恢复了如常,和司机小张一起把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然后坐进了副驾驶位,脸上始终挂着笑。

  这让司机小张松了口气,但心里还是不怎么踏实,他怎么都觉得包起帆跟往常有些不一样。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包起帆早早等在了楼下,一路跟着曾毅进了办公室。

  把沏好的茶放到曾毅面前,包起帆道:“老板,我已经了解过了,这两天县里没什么大事,只是听说葛副县长的病很严重,好像都转到省城的医院去了。”

  曾毅微微一点头,心道葛世荣这次不知道又要闹什么花样了,明明屁事都没有,却非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唯恐别人不知道他病了,这明显是没安好心呐。

  “龙窝乡修路的事,进行得如何了?”曾毅问道。

  包起帆道:“我问过了,煤矿承诺捐助的款项,目前已经到位了,只等县里拿出具体的施工方案,就可以开工了。”

  曾毅就觉得有些纳闷,葛世荣“病”倒进了医院,很多人可能都会认为葛世荣是在借病躲事,可偏偏龙窝乡修路最头疼的资金问题,让葛世荣给解决了,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这才是最让人费解的地方,葛世荣这次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招商局的局长贾仁亮,平时跟葛副县长关系最好,是葛副县长从龙窝乡带出来的干部,外号叫‘小诸葛’,没少为葛副县长出谋划策。可这次葛副县长生病,贾仁亮居然没去医院看望!”包起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以前包起帆讲这些话,总是会遮遮掩掩,要让曾毅拐个弯思量一番,才能明白题中意。这次包起帆则是直来直去,直接告诉曾毅,葛世荣的这次蹊跷病倒,多半是贾仁亮又出了什么馊主意,否则贾仁亮不会对葛世荣的“病情”如此漠不关心。

  这里面问题很大!

  不过曾毅听了之后,却没有任何的表示,对于一个小小的招商局局长贾仁亮,曾毅还没有放在眼里,就算贾仁亮有点小聪明,曾毅也不会放在心上的,以前的诸葛谋,外号还叫“赛诸葛”呢,可结果又如何?纵观历史,阴谋诡计的成功概率,是远远赶不上阳谋的。

  “公安局局长王超,这人如何?”曾毅捧起茶杯,靠在椅子里喝了口茶,他始终对王超这个人不放心,上次的事情之后,王超也一直没有任何实在的表现。

  “王超这个人,在县里是谁也不靠、谁也不沾,但业务能力非常强,破过几起大案,所以才做了公安局的局长,但也因为这个,没能进入常委。”包起帆说到。

  曾毅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公安局局长这个位置至关重要,掌握着全县暴力机关,想要掌控县里的局面,就必须先掌控这个位置,属于是必争之地。之前丰庆县三雄并立,谁都无法完全控制这个位子,最后反倒是白白便宜了王超,但作为辖制,没让王超进入县委常委的序列。只要不是常委,那王超的这个公安局长,就随时可能被人替换掉,这是官场之上常见的一种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