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开奖统计吗

  • 时间:

    

  原标题:解读丨中美外长曼谷握手,专家:展现中方负责态度和积极意愿

  据外交部网站8月1日消息,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泰国曼谷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这是继去年8月新加坡之后,中美两国外长再次在东亚合作系列会议期间会见,也是两国外长之间继去年10月会见之后的再一次握手。

  王毅表示,习近平主席同特朗普总统6月大阪会晤达成多方面共识,为中美关系指明了方向。当务之急,美方应同中方相向而行,把中美元首共识落到实处,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管控分歧,在互利互惠基础上拓展合作,共同推进两国元首一致同意的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王毅还说,国务卿先生最近表示,中美之间虽然价值观不同,但也有共同利益。两国可以开展很多合作。中方同样认为,双方要加强沟通,减少误判,寻求中美双赢、世界共赢的相处之道,这既符合双方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

  对此,有外交人士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7月29日蓬佩奥在公开表态中明确提出“美中虽然价值观不同,但存在很多利益重叠的领域,可以开展合作”,算是诚实的表态,也符合中方一贯主张的存异求同。

  中美两国外长此次会晤时间既是在元首会晤不久之后,也是在中美两国经贸团队刚刚在上海结束第十二轮经贸磋商的此时此刻,时间点上可谓十分关键。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在当前时期,中国依然愿意与蓬佩奥先生会见,说明中国还是高度重视中美关系,不希望两国关系、特别是两国政治、安全关系出现重大波折。近来美国小动作不断,中国当然也需要通过这样一次会晤,表达中国立场和态度,警醒美国。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此时举行的中美外长会晤,既表明了中方的积极意愿、负责任的大国胸怀,同时也体现了中国外交理性务实成熟的层面,“无论蓬佩奥先生本人是否带着一些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可是他目前仍然在国务卿的职位之上,该见还是得见”。

  中美外长重申关键表述

  在这场外长会之上最为重要的,就是双方重申和强调了一些至关重要的表述与关切。王毅说,中美要正确看待彼此战略意图。试图阻挠中国的发展进程既不公平,也做不到。因为中国也有发展的权利,中国的发展是和平的发展,具有强大内生动力,是无法阻挡的。双方应充分发挥元首外交对中美关系的战略引领作用,用好各高级别对话机制,加强各领域磋商,把两国元首关于中美可以成为合作伙伴的愿景转化为现实。双方要妥善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中方敦促美方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慎重处理涉台问题。双方要拓展各领域合作,希望美方为两国人员交往提供便利而不是制造障碍。

  此外,王毅还就南海、涉疆、涉港等问题表明中方立场,要求美方尊重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谨言慎行。

  蓬佩奥也表示,特朗普总统同习近平主席大阪会晤,为美中关系下一步发展指明了方向。我愿重申,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政府无意遏制中国的发展,愿同中国开展广泛领域合作,希望美中经贸磋商顺利向前推进。美方将继续恪守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和一个中国政策。美方支持美中加强人文交流,愿处理好两国人员往来中出现的问题。

  韦宗友分析认为,当前中美外交和政治关系面临较大压力。一方面,美方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给两国关系的健康、平稳发展增添了障碍;另一方面,美方在台湾、南海等问题上小动作不断,给两国关系添乱。加之当前香港发生的问题,背后也有美国的影子。这些为中美关系的健康、平稳发展构成了较大挑战,这需要两国进行磋商、会晤和沟通。刁大明也坦言,“目前,美方外交政策层面的一些人的做法令人匪夷所思,他们似乎没有愿意对华展开积极接触的偏好。”

  理性公开信联署已超200人

  但其实,近一段时间在美国的外交和政策圈,也是有一些理性积极的声音释放出来。其中《华盛顿邮报》7月3日刊发了公开信“中国不是敌人”(China is not an enemy),是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傅泰林、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史文、前美国务院代理助卿董云裳和前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等五人号召,公开信最初便获得了近百位美外交界、学术界、军界及商界专家联合署名。

  公开信强调,使中国成为敌人只会适得其反,认为敌视中国将“适得其反”,这种清醒、客观的声音表明:美国少数鹰派政客炒作的所谓中美“对抗论”、“脱钩论”只是基于个人野心私利的杂音,不可能左右中美关系发展的大势。

  据澎湃新闻最新从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网站上了解到,目前这一份公开信已经获得了超200位来自美国外交界、学界、军届和商业精英的联署,且有意向签署公开信的人数还在增加。这封公开信的发起人之一、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Michael Swaine)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就表示,“中国国内有各种各样的声音,美国需要认识到这一点,并由此展开工作,让那些积极的观点的影响力变大,消极的观点影响力变小,反之亦然。”

  除此之外,美国前驻华公使、尼克松总统首席中文翻译傅立民7月24日也在《人民日报》刊发署名文章分析道,美国利益集团和精英阶层费尽心思将中国树为敌人,但并无必胜把握,美国既得利益集团欲将矛盾转嫁到中国身上,但与中国脱钩,美国很可能自食苦果。

  韦宗友表示,这些表明了中美关系仍处于大有可为的“窗口期”。在这一窗口期中,中国既要积极与美国政府接触,也要与美国各界接触,增信释疑,答疑解惑,争取积极力量,孤立鹰派力量,确保中美关系的平稳、健康发展,不让中美关系出现重大波折。

  刁大明也建议,“我们看这封公开信,就应该意识到我们需要唤醒民间和社会的力量,不要把政府和精英层的所谓共识发展到整个社会。如果我们看200多年的中美交往史,其实可以发现民间的这条线索是从来没有变和断过的,中美两国民众彼此之间的友好度,从两个大国一开始的交往时就没有变过。眼下特朗普政府中的一些人在试图切断这条线索,那我们就应该把这种力量巩固住,保持生命力。”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