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全中多少钱

  • 时间:

    作者|杨毛

    

  来源|野马财经

    

  A股“监狱风云”还在上演,有上市公司实控人悄无声息地“演”完谢幕了,投资者却仍浑然不知。

    

  自2018年4月开始,“协助调查”的永清环保(300187)(300187.SZ)实控人刘正军,近日终于有了最新消息。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刘正军因行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5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刘正军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前先行留置羁押的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从2018年4月4日至2019年7

    

  月3日止。

    

  也就是说刘正军已于2019年7月3日刑期结束。

    

  然而,上市公司却“秘而未宣”,实控人被逮捕、判刑皆未公告。

    

  深交所为此已经发去关注函,发出灵魂四问。

    

  “提篮子”是湖南当地的哩语。

    

  人们把游走于政商两界、人脉广、善经营的人形容为“提篮子”的人。

    

  永清环保(300187.SZ)实控人刘正军即属于此列。

    

  善于“提篮子”也最终将他送入了牢狱,不知道刑满释放的刘正军此刻面对困难重重的永清环保,会不会像“前夫哥”一样说:我宁愿回到从前,从前的从前。

    

  事发项目招标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刘正军单位行贿案”刑事判决书,详细地写明了刘正军被羁押、逮捕、判刑的时间线,也还原了他犯罪的细节。

    

  据裁判文书显示,2013年到2016年3年间,刘正军为永清集团及下属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官员行贿共计155万元人民币、20万元港币、1万美元。

    

  其中涉及到湖南地方四个项目,分别是是衡阳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衡阳市污水处理厂B0T项目、湘潭竹埠港重金属污染综合治理项目、湘潭竹埠港区域相关土壤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

    

  刘正军通过与相关涉案官员交情要好,在项目招标中屡次中标。

    

  为了维护与官员的关系,从2013年开始至2016年,

    

  刘正军以对方生日、拜年、升职、乔迁新居、子女升学等种种理由行贿。官员炒股亏损,刘正军为阻止其借钱炒股“扳本”,索性又送了人民币100万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刘正军的行贿资金中140万元来自永清集团,其中100万元从永清集团借支,40万元发放福利的形式从永清集团支取。

    

  最终,刘正军因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然而这一切,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却并未如此及时、详尽。

    

  2018年4月10日,永清环保公告称刘正军因个人原因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调查,无法履行相关职责,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申晓东先生代行董事长、总经理一职。2018年12月的一次公告中也还是“协助调查”。

    

  直到判决书公开、媒体报道之后,投资者才了解到永清环保实控人刘正军被逮捕、被判刑的的相关信息。

    

  判决书显示刘正军因涉嫌单位行贿罪于2018年9月被公安机关执行逮捕,并于2019年7月被判处有期徒刑。

    

  永清遭遇困境

    

  日前,就永清环保是否信息披露是否及时、完整、实控人是否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刑、是否对上市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及如何解释说明刘正军出借官员2000万元“炒股款”事项,深交所紧急发去关注函。

    

  2019年8月7日,永清环保对关注函进行了回复,表示并未违规,“刘正军先生被调查期间,公司难以与其进行持续有效的沟通,无法有效获取相关事项的进展情况。公司直至2018年12月刘正军先生委托并聘请辩护律师后才获悉其被逮捕的事项,

    

  而此时其已不在公司担任包括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内的任何职务,因此公司未对后续调查事项及其进展作进一步披露。

    

  ”

    

  此外,湖南另一桩受贿大案中也出现了永清环保的身影。2018年8月,湖南省宣传部原部长张文雄因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调查发现张文雄直接或者通过其妻子涂爱芳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35万余元。

    

  而涂爱芳在永清环保上市前曾持有其股份。

    

  刘正军的“协助调查”带给永清集团的影响是重大的。

    

  野马财经梳理永清环保公告发现,永清环保控股股东永清集团2015年至2016年末累计质押股份不超过持有股份的56.69%。

    

  2018年3月,刘正军“出事”之前,这个数字上升到77.18%。2018年7月,刘正军已被留置3个月,永清集团累计质押的股份比例激增到82.11%。

    

  截至2018年10月8日,永清集团股份累计质押比例达到99.36%。

    

  且2016年末至今,永清环保股价呈现滑坡趋势。

    

  2018年4月,受刘正军“协助调查”及大环境影响,永清集团出现了流动性困难,面临金融及证券机构的集中还贷、补仓和利息支付压力。

    

  2018年4月-5月期间,永清环保发生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1.99亿元被用来偿还永清集团及子公司的贷款本息,直至2018年12月才被归还。

    

  2018年10月,永清集团与与湖南金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阳集团”)签署《投资合作框架协议》,拟转让永清环保不超过30%的股份。2019年4月25日,双方价格因没谈拢协议终止。

    

  永清集团公告表示,目前永清集团还在与其他投资者接触,不排除后续控股权发生变化的可能。

    

  屡次重组不顺

    

  刘正军的“协助调查”使永清环保重大资产重组停滞不前。

    

  在公告称刘正军“协助调查”前一天,2018年4月9日,永清环保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

    

  永清环保计划8.3亿元从康博投资手中收购高邮康博环境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邮康博”)。并且康博投资承诺2018年、2019年、2020年净利润不低于0.6亿元、0.7亿元、0.8亿元。

    

  2018年5月7日,永清环保再次计划8.5亿元收购连云港(601008)中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宇环保”)100%股权,并且签署了意向书,随后永清环保继续停牌。

    

  2018年8月30日,永清环保公告称,两个收购项目主要交易基本条款已经达成一致,但由于刘正军被有关机关协助调查,双方谈判难度增加。

    

  在停牌半年后,资产重组并没有进一步发展。

    

  2018年10月9日,因为难以与“协助调查”的刘正军进行有效沟通及融资受阻问题,永清环保两个资产重组项目终止。

    

  同样受刘正军事件影响,永清环保还终止收购江苏康博工业固体废弃物处置有限公司一事。

    

  2018年10月23日,刘正军正式辞去永清环保董事长职务,马铭峰接任董事长。而不久前,曾代行职位的申晓东因未能忠实履责被湖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据永清环保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报告期内归属净盈利约2634万元-3198万元,同比增长40%-70%。

    

  2019年8月5日,永清环保董事长马铭峰表示,无论从行业发展还是公司经营来看,永清环保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永清环保的困难时刻真的过去了吗?你怎么看,评论中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